动有什么建议周逢章饶有兴致地

动有什么建议周逢章饶有兴致地

现,而这两个危机需要同步解决。德意志民族党、德意志人民党和德国 共产党拒绝接受最后通牒。社民党、中央党和独立社民党考虑到惩罚性 的威胁,倾向于接受。德意志民主党的意见出现分歧。
如果强硬派方针占上风,那么德国经济就会面临崩溃。右翼政党也 知道,如1919年6月就《凡尔赛条约》投票一样,可以预见,即使没有 他们的同意,也会以多数通过二害取轻的方案。他们没有想错。社民
党、中央党和德意志民主党承担了接受最后通牒的责任,共同组建了政 府,也是第一个魏玛联合政府的少数内阁。10月10日来自巴登的中央党 政治家约瑟夫·维尔特出任政府首脑。这位当年的高中数学教师,在
1920年3月继任埃茨贝格尔的财政部部长一职。他是一位杰出的讲演 家,一位狂热的民族主义者,同时也是一位执着的共和主义者,在内政 问题上属中央党左翼。维尔特的上任开始了魏玛共和国史称“履行政
策”的阶段。
“履行政策”的目的是要证明这项战争索赔政策实为荒唐透顶,德国
几乎以透支的方式在履行强加给它的义务。战争索赔超过帝国经济实力
而无法承受,灾难性的后果可想而知。而这个后果应该能令战胜国确信 修改付款计划势在必行。不仅维尔特持这一观点,大多数议员也是这样
想的。1921年5月10日,帝国议会以220票对172票同意接受伦敦最后通 牒。社民党、独立社民党和中央党一致同意,德意志民主党的绝大多数
人、德意志人民党和巴伐利亚人民党的极少数人投赞成票。维尔特政府 度过了其执政期的第一个考验。
伦敦最后通牒的狭义政治要求中,审判战犯这一条实际上并没有履 行。1921年5月到7月,虽然在莱比锡的帝国法院对12名被告进行9次开 庭,但只对一半的案例做出了判决。最轰动的莫过于对两名海军上尉的
审判。他们击沉了一艘已被鱼雷击中的轮船救生艇。两人被判入狱4 年,这在帝国海军中引起极大愤慨。1922年1月,监禁突然中断,原因 是右翼激进分子、由埃尔哈特率领的“执政官组织”从监狱中营救出这两
位军官。协约国曾提出抗议,谴责审判数量少、惩罚过于温和,且只停 留在纸面申诉。除了1921年做出6个判决外,德国的战争罪行并未受到 惩罚。
1921年春季,协约国裁军的要求最起码在形式上得到了满足。裁军 对象主要是巴伐利亚的居民自卫队。而慕尼黑政府一年前曾强硬拒绝解 散这支部队。1921年6月初,巴伐利亚邦国总理卡尔在协约国的强大压
力下,不得不下令解散这支武装队伍。3周之后,6月24日,帝国政府宣 布在全帝国解散以下队伍的武装:巴伐利亚居民自卫队、东普鲁士地方 卫队和边防卫队以及由巴伐利亚林业委员乔治·埃舍里希(Georg
Escherich)领导的准军事组织“埃舍里希支队”,简称“埃舍支队”。
但准军事政策并未因此而丧失其土壤。作为“秩序元素”的巴伐利亚 依然是无数爱国联盟向往的乐园,这些爱国联盟的激进程度远超居民自 卫队。魏玛共和国时的武力垄断力量不如1918年到1922年在意大利那么
强大。但德国被正式缴械后,准军事联盟和政党军队进入了施展宏图的
时代。在某种程度上,帝国被迫去军事化,反而催生了德国社会的准军 事化。美化战争的文学也不甘示弱,以保证支撑肌体的精神继续生存: 一个军事强大的德国,能够洗刷1918年耻辱的德国。
而伦敦最后通牒的坚硬核心毫不松动。德国必须在1921年支付33亿 德国马克的战争索赔,其中10亿马克必须在5月30日交付。而帝国只能 筹集到1.5亿现金支付第一期赔款。剩余的赔款只能用三个月期限的国
库券赔付,而且国库券需要费很大力气才能在到期时兑付。这个行动催 生的通货膨胀的影响显而易见,以至于社民党的帝国经济部长罗伯特· 施密特(Robert
Schmidt)在1921年5月19日提出,没收20%的农业、工 业、贸易、银行和住宅的资本财产,目的是为德国财政政策建立新基 础。
要求对实物价值进行“统计”等于施密特宣布默认“通货膨胀共识”。 1919年后,“通货膨胀共识”一直影响着德国的经济、财政和社会政策。 高工资是政府和雇主试图避免社会极端化的办法。社民党和工会都支持
这个方针。但1921年他们开始认识到,货币贬值实际上令社会权力关系 不断地向财产持有者方面倾斜,给工人增加了负担。另外他们也认识 到,不大刀阔斧地干涉财产,进行财政整顿是不可能的。而企业家和资
产阶级政党则反对这种观点,包括社民党的联合执政伙伴瓦尔特·拉特 瑙,他是德意志民主党的重建部部长,当年的综合电器协会监事会主 席,他第一个站出来严厉批评施密特的建议。之后不久,帝国总理维尔
特也站到他一边,此时总理还监管帝国财政部。社民党经济部部长的这 次出击因此告败。
在政治右翼看来,“履行政策”之所以应该受到诅咒,是因为“马克 思主义者”,即社民党和独立社民党的推波助澜,才接受了伦敦最后通 牒。由于与温和派左翼的合作,甚至政治中间势力也受到右翼的攻击。
猛烈的口头攻击很快就发展为谋杀行动。1921年6月9日,巴伐利亚邦议
会独立社民党的议会党团主席查尔斯·加莱斯(Karl Gareis)在慕尼黑被 一个陌生人枪杀。8月26日“执政官组织”和“条顿骑士团”的两名成员在
黑森林北边的格里斯巴赫(Griesbach)枪杀了当年的帝国财政部部长、 1918年11月11日停战协议的签署人马蒂亚斯·埃茨贝格尔。凶手经慕尼
夜间兼职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