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兼职

上上兼职

模样可真够狼狈的,好像是个亚当再世呢,全 身到处是泥巴. 只要一发酒疯,连政府它也会
攻击. 在这一回,他说道:“还把它叫做政府
哩!
嘿,你看吧,你看它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 西.还有这样的法律哩,硬要把人家的儿子给抢 走——可那是人家的亲生儿子啊,他花了多少 心血,曾经为他担心受怕;又花了多少钱啊.
就是这样一个人,硬是把儿子抚养成人,正准 备开始干活挣钱了,能给他分担一下子,好叫 他歇一口气了,可恰恰在这个时刻,法律出场 了,朝他猛击过来. 可人家还把它叫做政府哩
!还不只是这样,法律还给撒切尔法官做挡箭 牌,帮着他夺去我的财产. 法律干的就是这么 一档子好事.法律硬是从一个人手里夺走六千多 块大洋,把他挤在这么一间破旧不堪的木屋里
,叫他披上一件猪狗都不如的衣服,到处转悠. 他们还管这叫做政府!在这样的政府
-- 35
23赫克尔贝里. 芬历险记
统治下,一个人连权利都得不到保障. 我 有时候真有个狠心思激上心头,打算一跺脚
,从此永远离开这个国家,永不回头. 是啊
,我就是这样对他们说的. 我当了撒切尔的面 这样对他说过了的. 很多人听到了我说的话
,能把我说过的话说明白. 我说过,这个糟糕 的国家,对我一分不值,决心一走了事,永远 不回来.我说的就是原原本本的这些话.再说
,看看这顶帽子——要是这还能算是帽子的话
——帽顶往上耸起,帽檐往下垂,竟然垂到了 我下巴颏儿下边,这还叫什么帽子,还不如说 是把我的脑袋塞进了一节火炉烟囱里头. 我说
,你们看一看吧——象我这样的人戴上一顶这 样的帽子——我可是本镇上大富翁之一啊,如 果我的权利能收回的话.“哦,这可是个了不起 的政府啊,可真了不起. 请看吧.有一个自由的
黑人,是从俄亥俄过来的.是个黑白混血儿,皮
肤却跟一般白种人一样. 身上穿的是洁白的衬
衫,白得你从没有见识过. 头戴一顶礼帽,亮 得耀眼,镇上没有人比得上他身上这套衣服这 么漂亮,还有一只金链条金表,还有头上镀了 银的手杖——是本州最可尊敬的满头霜染的年 老的大富翁.
人们都猜想他是大学里一位教授
,精通各国语言,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最糟 糕的还不只如此而已. 人家说,他在家乡的时 候,还可以投票选举. 这可把我搞糊涂了. 这 个国家会变成什么样的国家啊. 到了选举的日
子,要是我那天没有喝醉能走得到的话,我肯 定会出去,会亲自去投票. 可是啊,如果人家 告诉我说,在这个国家里,有这样一个州,人 家允许黑奴投票选举,那我就不去了. 我说
,我从此再也不会去投票了.这就是我亲口说过 的话,大家都听到我说的话.
-- 36
赫克尔贝里. 芬历险记33
哪怕国家烂透了——只要我还活着,我就 不会去投票,你再看看那个黑奴那幅冷冰冰的 神气,——嘿,要是在大路上,如果不是被我 一肩膀把他推到一边去,他才不会生让我通过
.我对人家说,凭什么不公开拍卖这个黑奴,给 卖掉?——这就是我要问清楚的.你知道,人家 是怎么说的?
嗯,人家说,在他待在本州满六个月以前 他就不能被你卖掉. 啊哈——这是一桩何等的 怪事,一个自由黑人在州里待了还不满六个月 便不许拍卖,这样的政府还管它叫政府. 当今
的政府就是这样自称为政府,装出了一幅政府 的模样,还自认为这就是一个政府了,可就是 非得苦苦等满六个月,才能将一个游手好闲、 鬼鬼祟祟、罪恶滔天、身穿白衬衫的自由黑人 逮起来,并且——“
爸爸就是这么滔滔不绝,可就是从没有想
温州时代地产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