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不费吹灰之力你知道

样不费吹灰之力你知道

的,这一周里,佳美待在这个家,一边照料父亲,一边跑医院探视住院 的母亲。
周五的晚上。 孩子们仍然寄放在佳美的老家,离这儿不远。周六这一天,坂户完
成了工作回到老家,替代佳美,让她回家。到了周日再换过来,坂户回
东京,佳美来这里照料父母。
检查结果出来后,母亲接受了心脏旁路手术,情况暂时稳定了。尽 管如此,据说离出院还要一个月左右。即便母亲出院,要母亲护理父亲 也已经不可能了。
“要母亲一个人照料父亲,原本就是错的。”坂户说道。 “你这什么话!爸爸病倒时,我在这里照料就没事了?”佳美抢白
道,“那孩子由你照看?”
“我没这么说呀。”
坂户对妻子不耐烦。跟父母处不来的妻子,多少有点看低了在这个 家庭长大的坂户。
说到原因,也是些琐碎的事情而已。饭菜味道呀,家里的收拾呀之 类。可为这种事情彼此感觉疏远的,还是有明确吵架理由的时候,那样 性质严重得多。其实,关键是性格不合。
“总之,光我们这么辛苦,不奇怪吗?”
妻子说道:“你哥狡猾哩。借口驻外,把一切扔下不管。”
哥哥在母亲病倒的第二天就紧急回国,看情况稳定了又立即返回新
加坡。坂户已经表明了只能由兄弟俩其中一方来照料,但哥哥当时只说 了一句“明白了”,没有任何具体说法。
“妈妈嘴里总是‘香织’‘香织’的,很依赖她的样子嘛。”
妻子语带嘲讽。香织是坂户的嫂子,跟他父母处得来,尤其跟母亲 很合拍。
“平时帮买衣服呀什么的,这种时候就装傻了。要是你也派驻海外 呢?”
妻子一旦冒火了,就无论如何也收不住。如果没有办法解决的话, 此刻坂户也只能死扛熬过去了。
电话铃响起。 坂户连忙去接,因为有可能是医院打来的,情况突变时是会联络家
人的。但是——
“哎,阿宣吗?” 听见慢悠悠的说话声,坂户长舒一口气。 “别吓我啊,还以为是医院打来的。”
坂户瞥一眼墙上的挂钟,晚上快十点半了。电话放在客厅一角。佳 美从说话语气就猜出是哥哥,冷眼旁观。
“妈妈怎么样?” “基本上稳定了。”
这种状况一时也不知从何说起。
“你今明两天在馆山吗?”哥哥问道。 “是这么打算的。”
“下周呢?” “预定由佳美驻守。”
坂户说话时,感觉到妻子痛切的目光。 “我明天回去。”哥哥说道。 “到什么时候?” 哥哥的说法出乎意料—— “我会待上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吧。” “银行那边请假了吗?”
“不。” 哥哥顿了一下,说出来的话让坂户大感意外。 “我辞掉银行的工作了。”
坂户一时语塞。
“辞掉?‘辞掉’是什么意思?” “就是辞掉的意思。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意思啊。”
乌鲁木齐兼职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