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没有精灵能把眼睛睁

片没有精灵能把眼睛睁

家。[823]1978年,工业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5.5%,工业劳动力占全 部劳动力的6.3%。[824]
定居化与城市化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伊拉克社会结构的突出变化在于定居化的明 显趋势。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巴士拉、巴格达和摩苏尔三省人口,1867
年共计125万,1890年共计183万,1905年增至250万。1919年,巴士 拉、巴格达和摩苏尔三省人口269万,其中巴士拉省人口78万,巴格达
省人口136万,摩苏尔省人口55万。伊拉克王国建立后,人口数量呈继
续增长的趋势,1930年达到282万。[825]人口数量的增长与游牧经济的衰 落以及定居化程度的提高表现为同步的过程,而游牧人口与定居人口之
间呈现此消彼长的状态。1867年,在巴士拉,巴格达和摩苏尔三省的总 人口中,游牧人口约占35%,定居农业人口约占41%。1905年,巴士
拉、巴格达和摩苏尔三省的游牧人口所占的比例下降为17%,定居农业 人口所占的比例上升为59%。1930年,游牧人口仅占在伊拉克总人口的
7%,定居农业人口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达到68%。[826]
20世纪的伊拉克经历了城市化的长足进步。威权政治的膨胀、工业 化进程、民主化的滞后、乡村普遍的贫困与落后以及由此形成的城乡之 间经济社会发展的非同步性抑或不平衡性,是改变人口分布和导致乡村
人口流向城市的主要原因。1933年,伊拉克总人口约为330万,其中城
市人口仅50万。[827]“二战”结束后,特别是1958年伊拉克共和国建立 后,城市化进程明显加快。1957—1970年,伊拉克的总人口从630万增
至944万,其中城市人口从245万增至545万,城市人口在总人口中所占 的比例从39%上升为58%,乡村人口从385万增至399万,乡村人口在总
人口中所占的比例从61%下降为42%。1970—1980年,伊拉克的总人口 从944万增至1320万,其中城市人口从545万增至912万,城市人口在总
人口中所占的比例从57.8%上升为69%。1977—1980年,城市人口年均
增长率为6.1%,乡村人口年均增长率为-2.9%。[828]1921年,伊拉克的 主要城市巴格达人口约20万,巴士拉和摩苏尔的人口各约5万。[829]1947
—1957年,巴格达的人口从51万增至79万;1956年,9.2万人居住在旧
城东郊的棚户区。[830]嘎希姆执政期间,改造巴格达东郊的棚户区,兴 建巴格达新城区,时称“革命城”,后改称萨达姆城。[831]1962—1975
年,巴格达人口增长2倍,巴格达棚户区人口增长9倍。[832]1965年,巴 格达、巴士拉、摩苏尔、基尔库克、纳杰夫的人口均超过10万,另有人
口超过5万而不足10万的中等城市7个。[833]1977年,巴格达人口增至300 万,巴士拉人口增至40万,摩苏尔人口增至30万,基尔库克人口增至20
万。[834]1983年,巴格达的人口达到400万,巴士拉和摩苏尔的人口均超 过100万。[835]1947—1982年,巴格达的人口在伊拉克总人口中所占的比
例从10%上升为27%,在伊拉克城市人口中所占的比例从30%上升为
55%。[836]
法国委任统治初期,包括黎巴嫩在内的大叙利亚人口约250万。[837] 自50年代起,叙利亚的人口增长速度逐渐加快,1955年约为400万,
1965年增至560万,1975年达到720万。[838]1986年,叙利亚人口超过
1000万[839]。1993年,叙利亚人口增至1400万[840]。另一方面,1950年 以前,叙利亚人口主要分布在沿海平原以及南部中心城市大马士革和北
部中心城市阿勒颇周围。1950年以后,叙利亚的人口分布发生变化,东 北部幼发拉底河流域哈萨卡、拉卡、代尔祖尔地区的人口呈明显上升的
趋势。1960年,拉卡33%的人口和哈萨卡18%的人口系外来的移民。 1972年,叙利亚总人口670万,其中大马士革和阿勒颇两省人口290万,
占总人口的44%;1980年,叙利亚总人口增至900万,其中大马士革和
阿勒颇两省人口360万,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下降为40%。[841]
在家的兼职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