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人有同样的见解这就是当

方人有同样的见解这就是当

被花炮声震得丁零作响。叔叔、婶婶和堂兄弟们对着天空忘情地赞叹 着“啊!”,张大了嘴巴仿佛在等待天上的医生前来查看。夏夜的天空五 彩斑斓。慈爱的祖父点燃天灯,托在宽厚的手上。哦,回忆中那些可爱
的天灯,像折拢翅膀的黄蜂一样睡在盒子里,一经点亮,便会发出柔和 的光,薄薄的灯身温暖地呼扇着,犹如昆虫振动的翅膀。终于,经过一 天的喧哗和吵闹,它们从盒子中被取出,小心翼翼地展开,蓝、红、白
三色,爱国者的颜色——这些天灯最后终于登场了!当祖父点燃那支小 小的蜡烛,他看到了久已长眠地下、墓上生满青苔的亲人们的模糊的面 庞。空气被加热后慢慢将天灯撑得圆鼓鼓的,他们拿着这可爱的发光的
精灵,舍不得放手;因为,一旦将它放飞,生命中的又一年、又一个七 月四日、又一点美好便就此消逝。一盏盏天灯飘走了,它们越飞越高, 飞向温暖的夏夜的星空。家家户户的门廊上,人们默默无语,映着红白
蓝三色的眼睛追随着它们的身影。天灯飞向伊利诺伊州辽阔的大地,飞 过夜晚的河流和沉睡的住宅,越来越小,永远消失了……
佩里格林神父感到泪水涌入了眼眶。在他头顶上,不是一个,而是 一千个火星人,就像呢喃低语的天灯一样飘浮在空中。他随时都有可能 发现辞世多年、在天国享受至福的祖父就在他身边,和他一同仰望这美 丽的景象。
但此时在他身边的却是斯通神父。
“咱们走吧,神父,求你了!” “我必须跟他们谈谈。”佩里格林神父匆匆走上前去,却不知该说些
什么,因为他只在心里对昔日的天灯说过:你们真美,你们真美啊,而
这在此时显然已经不够。他只能举起沉重的手臂向空中呼唤,正如他一 直希望对那些具有魔力的天灯呼唤的:“你们好!”
但是那些火球只是静静地燃烧,像黑暗的镜子中的影像。它们似乎 固定不动,空灵,神奇,永恒。
“我们与上帝同来。”佩里格林神父对天空说。 “荒唐,荒唐,实在荒唐。”斯通神父咬着自己的手背,“看在上帝
的分上,佩里格林神父,不要再说了!”
但是这时,闪着磷光的火球向山里飘去,很快便消失了。 佩里格林神父再次向天空大声呼喊,最后一次呼喊的回声在山中激
荡,引起群山的震动。他回过头,只见山上滚落大量尘土,稍作停顿
后,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崩落的山石向他们压顶而来。
“瞧瞧你干的好事!”斯通神父惊叫道。
佩里格林神父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才感觉到恐惧。他转过身,意识 到他们跑不了几步就会被落下的石头砸成肉泥。他只来得及低呼一 声“哦,主啊!”,落石就已到了跟前。
“神父!”
他们就像麸皮和麦粒一样被分开了。随着蓝光一闪,天上的寒星变 换了方位,一声呼啸过后,两人已站在两百英尺之外的一处岩架上,而 他们先前所站的地方已经被成吨的石块掩埋。
蓝光消失了。 两位神父紧紧抓住对方的手臂。“刚才出什么事了?” “那些蓝色的火球把咱们送过来了!” “咱们是自己跑过来的!” “不,是那些火球救了咱们。”
“不可能!” “确实是他们救了咱们!”
天上空荡荡的。仿佛有一只巨钟刚刚停止鸣响,不绝的余音震得他 们的牙齿和骨髓都不住地打颤。
“赶快离开这儿吧。你会害咱们两个送命的。” “我很多年前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斯通神父。” “咱们没有证明任何事。刚一出事那些蓝光就跑掉了。它们毫无益
处。”
“不是的。”佩里格林神父固执地相信这个奇迹,“不管怎么说,他 们救了咱们。这证明他们有灵魂。”
“这只能证明也许是它们救了咱们。当时的情况很混乱。咱们也可 能是自己逃出来的。”
“他们不是动物,斯通神父。动物不会救人的命,尤其是陌生人的 命。他们表现出了慈悲和同情心。也许明天咱们能得到进一步证明。”
“证明什么?怎么证明?”斯通神父此时已经疲惫不堪了,身心所遭 受的折磨在他板着的脸上反映出来,“坐直升机跟着它们,给它们念
《圣经》里的章节?它们不是人,没有长着像我们这样的眼睛、耳朵和 身体。”
网上兼职工作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