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家族村社与其他小

脱离家族村社与其他小

“说实话,”阿尔贝说道,“我不知道
,三个月前我邀请他的时候,他在罗马,从那
以后,谁知道他去哪里呢?”
“你认为他能按时到这儿吗?”德布雷又 问.“我认为他无所事事的.”
“好吧,连五分钟的宽限也算在里面,我 们仅剩十分钟
-- 193
基督山伯爵(二)775 了.“
“趁这一段时间我来告诉你们一些关于我 那位客人的事吧.”
“对不起!”波尚插嘴说道,“你要讲给 我们听的故事里有没可供写文章的资料吗?”
“有的,而且还能写成一篇绝妙的文章.” “好,请说吧,看来今上午我是去不成众
议院了,所以我必须补偿这个损失.” “今年狂欢节我在罗马.” “我们知道.”波尚说道.“是的,可是你
们却不知道我曾经被强盗绑票过.”
“这里根本不存在强盗.”德布雷答道
.“有的,有的,并且是最可怕的,或者说得更 正确些,是最可钦佩的强盗,因为我发觉他们 好得叫人害怕.”
“喂,我亲爱的阿尔贝,”德布雷说
,“坦白承认吧!承认你的厨子很重要,牡蛎 还不曾从奥斯坦德或马伦尼斯运到,所以象曼 德侬夫人一样,你要用一篇故事来代替酒菜.快 说吧,我们都是些有教养的人,能原谅你的
,并且可以听你的故事,虽然看来肯定是荒诞 无稽的.”
“我能对你们说,尽管看来荒诞无稽,但 是我对你讲的这一番话,却从头到尾都是真的. 土匪把我绑了去,带我到一个最阴森恐怖的地 方,那个地方叫做圣. 塞巴斯蒂安墓.”
“那个地方我知道,”夏多. 勒诺说
,“我到那儿去之后,差不多是了一场热病.”
“我比你更进了一步,”马尔塞夫回答道
,“由于我的的确
-- 194
875基督山伯爵(二)
确得了场大病. 他们告诉我,我是一个俘 虏了,要我拿一笔四千罗马艾居的赎金约等于 两万六千里弗. 不幸的是我当时只有一千五. 我的旅程和我的汇款那时都已快要用完了. 因
此我就写信给弗兰兹——要是他在这儿,我的 话他每一个字都可以证实——我写信给弗兰兹 说,如果他不在六点钟以前带那四千艾居来
,那到六点十分,我就要非常幸运的地去加入 那些尊贵的圣徒和光荣的殉道者的行列里了
,由于罗吉.万帕先生——这是那个强盗头儿的 名字——是极守信用的,毫不拖延的.“
“弗兰兹带着四千艾居来了,”夏多. 勒 诺说.“见鬼!
一个人的名字要是叫做弗兰兹. 伊皮奈或
发传单正规兼职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