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他向鲁君推荐说你看这么道

后他向鲁君推荐说你看这么道

“应该很简单,但也很不简单。” “我们也算是带实习生的老师,所以每天都要检查他们的工作。当
时正好审计正好是五年账目,加上老林一共五个实习生,一人负责一 年。我当时的职位也没有他们高,就被派着指导他们。”张经理端起茶 杯,“那天傍晚我进办公室,就你爸爸一个人在,他也差不多站在你现
在站的这个位置,在翻一本不归他管的12年凭证。”
“你骂他了?”林朝夕有翻过一页草稿纸,和张经理闲聊。 “咳”张经理说:“我当时是想指出他工作中职责认识不清的一些问
题,不过他看到我,说了一句话——”
“老张,账有问题?” 张经理摇头,讳莫如深:“他问我‘你有司法鉴定资质吗’?” “司法审计?” “特大金融诈骗案。”张经理非常严肃,“每一本账目都是假的,公
司本身就是个庞氏骗局,就这么做了五年。”
“这怎么可能?”林朝夕觉得不可思议,“他怎么看出来的?” “就是你说的才华?”
林朝夕还是摇头:“我不理解。”
“问题出在这里,这是一份司法审计鉴定的委托,而我所、包括我 本人都没有司法鉴定资质,甚至我们几个都以为这是其他公司的委 托。”张经理点了点茶几,强调,“我们如果把帐看几天,肯定能发现所
有问题,但我们出具的《审计报告》一旦上法庭,不能作为书证,只能 作为鉴定意见,很容易被驳倒。”
“败诉?” “不排除这个可能。”
张经理说得很隐晦,但林朝夕突然明白。这次一次被刻意安排的、 可能会引发败诉的审计活动。目的是为了让主持庞氏骗局的犯罪分子逃 脱法网。很难说具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就因为这一句话。”张经理看了看天花板,“我坐进了上面那个办 公室,你爸坐进了这个办公室。”
林朝夕缓缓放下手中的草稿纸:“我都不知道这件事。”
“不知道正常,挺凶险的。”张经理吹了吹茶叶,“我后来才知道, 老林用1天时间一个人翻完了那十几麻袋的账务,你说这是人脑还是电 脑?”
林朝夕想了想,回答:“电脑,也是人脑发明的。” 张经理看着她:“小林你没男朋友吧,我家真有个儿子,今年18,
在读高三。”
林朝夕:“……” 张经理品了口茶,被烫得差点喊出声,他放下杯子,拿起茶几上原
先老林喝剩下的半杯凉茶兑了兑,半点没嫌弃的意思。
林朝夕笑了起来,老林的好基友好像和他一样有趣。她刚想开口, 就在这时,张经理却用闲适的语气,状作不经意地问道:“所以啊,像 老林这种人得那种病,算不算天妒英才?”
空气里有很细的流水声。 张经理放下杯子,坐在单人沙发里。
林朝夕看着他,缓缓开口:“他确诊那天,我们也一起去吃面了。” 她放下老林做的小学奥数题,“他跟我说,世界上一切事情都有可能发 生在任何人身上,没什么大不了。”
张经理愣了愣,随后道:“老林有大气魄啊。” “您那个po发成了pa的音,我听出来了。” “我其实挺难过的。”
“我明白。”
“从那天开始我就知道,老林和我不一样。但我们处了那么几年, 他好像又和我没区别。”
“您是想说泯然众人吧。” “还是你们年轻人有文化。”
茶几上那杯绿茶的热气已经淡得几乎看不见了,午后街市人烟稀 少。
林朝夕看着张经理,他大概是真的非常遗憾,才会这么感慨。 虽然老林总说“没什么大不了”,但林朝夕想,她一直以来无法接受
的事情也不过就是这个。
广州恒大足球学校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