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反而帅性地

仅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反而帅性地

她回答没看到,所言似乎不假。 真险! 勇作一把捏扁了左手中的铝罐。
3
又过了两天。 刑警们恨据此前决定的调查方针,持续展开行动。
随着调查顺利地进展,原本认为离谱的念头,渐渐变 成了不客动摇的事实。
当然,勇作也加入了调查的行列。然而,他被分 配到的工作却远离了调查行动的核心,而只是对大局 几乎没有影响地打听消息。必定是织田故意这么安排 的,但这正合勇作的意。因为他只要适度地完成打听
消息的工作,剩下的时间都可以用于自己的调查。这 么一来,勇作感觉自己已经逼近事情的真相。
今天是对近来的调查进行总结的一天。
那家公司将一栋像旧仓库的建筑物当作办公大 楼。拉开写着“三井电气工程”的玻璃门,里面是一 间十一二叠大的办公室。一名中年男子、一名年轻男 子和一名看似高中生的女子坐在三张并在一起的办公
桌前。一看到勇作,坐在最前面的中年男子站起身来。
“有什么事?” “请问江岛先生在吗?”勇作边问边环顾室内。 “江岛外出了。你是……” 中年男子用狐疑的目光看着勇作。勇作一亮出证
件,他马上畏缩地向后退了一步,其他两人也屏息以
待。
“倒不是江岛先生做了什么坏事。”勇作刻意显出 和善的表情,“我只是有点事情想请教他。他什么时候 回来?”
“这个嘛,我看看,”那人看向墙壁上的一块小黑 板,“我想应该快了。如果不介意这里乱,你可以稍等。”
“那我就不客气了。" 勇作打开身旁一把折叠式铁椅坐下,那人则回到
自己的位子。
勇作再度环顾室内。靠墙的边上有铁角架组成的 柜子,杂乱无章地放着瓦楞纸箱、电线和测量器。后 头有一扇门,里面大概是仓库。
“请问,”中年男子向勇作搭话,“你在调查什么 案件吗?该不会是须贝先生那起命案?”
“就是那件。” 那人露出不出所料的表情。“那件事真是不得了。
江岛先生好像也很在意。毕竟,那是他女儿婆家的事 嘛。”
他们果然也很清楚江岛壮介女儿的事情。 “江岛先生的工作情形如何?”勇作问道。
中年男子用力点头。“他真是帮了我们大忙。毕竟
UR 电产是一家超级大公司,要是不擅长联系的人,经 常会搞不清某项业务由谁负责,而且我们处于弱势, 根本无法抱怨。可是自从江岛先生来了,就没有这些 困扰了。”
“哦,那真是太好了。你经常和江岛先生说话?” “经常呀。不过我们工作很忙,没有时间好好聊。” “你听他说过从前的事吗?” “从前……你是指他待在 UR 电产时的事?”
“不,更久之前,像二战或战争结束后不久的事。” “那倒是没听过。”男子苦笑着偏头想了一下,“说
到二战,那时江岛先生多大了呢?我从没问过他那些事 情,我想应该也没什么有趣的。”
“大概是。”勇作适度地应和,抱起胳膊,闭上了 眼睛。他讨厌反被对方问个不休。
约十分钟后,大门打开,进来了一个满头白发的 男子。他笑着对刚才那个中年男子报告许多事情,中 年男子对他说:“嗅,有一位客人在等你。”
他回头望向勇作。 “我是岛津警局的巡查部长,敝姓和仓。”勇作起
身低头行礼,江岛一脸莫名的不安,点头致意。
广州市新楼盘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