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世上已经没有了那个她但

个世上已经没有了那个她但

三十四 推原论始 638
二封恐吓信的当天下午,我通过演绎推理,一切 都明白了——佩珀的计谋,他的罪行,他的意 图。但我所处的地位很特别:如果马上把他逮捕 法办,我却拿不出一星半点的真凭实据,可以让
你定他的罪;再说,那幅珍贵的古画已被他藏匿 在什么地方。我们把他一揭穿,那幅画说不定从 此再也不会出现了;而我有责任使那幅利奥纳多 作品物归原主,还到维多利亚博物馆。另一方
面,如果我设法把佩珀引进圈套,只要能把他跟 他所偷窃的利奥纳多作品人赃并获,那么,单凭 他手中有此画,就足以构成一项罪证,更何况这 样一来也可以使这幅画成为完璧!”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那套皮肝色泽上细微 差别之类的诸般说法,全都是捏造出来的吗?” 辛普森问道。
“是的,辛普森——是我略施小计,我把佩 珀耍了一下,就象他耍过我一样。
“我把诺克斯先生拉到我这一边,推心置腹 地把一切都告诉了他——他正怎样被人陷害,以 及被谁陷害。他于是告诉我,在他从卡吉士手里
三十四 推原论始 639
把利奥纳多真迹买了下来之后,他又复制了一个 副本,他坦率承认,原来的打算是,一旦官方施 加的压力太大的话,他就把这个复制本还给博物 馆,诡称那就是他从卡吉士手里买下的。这样做
法,那边的专家当然立刻就会辨认出是件膺品
——但诺克斯先生准备下的那套诡辩之辞却是无 瑕可击的,所以有可能被他滑过去。换句话说, 诺克斯先生把复制本藏在伪装的散热器管子内, 而把原本藏在镶板后面,佩珀偷走的乃是原本。
这倒使我获得启发——何妨将计就计,给他来个 三真七假、虚实难分。”
埃勒里回忆到这儿,禁不住眉开眼笑起来: “我告诉诺克斯先生,我打算逮捕他——纯粹是 为了让佩珀感到称心如意——我要控告他,给他 罗织罪名,并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使佩珀深信其
对诺克斯先生的陷害已经大功告成。现在我要说 一句,诺克斯先生当时的反应很漂亮;他既恨佩 珀企图陷害他,他想要报复一下;他也内疚自己 曾不怀好意,打算用复制品去搪塞博物馆,他想
要赎罪;所以他同意为我演出苦肉计。我们请来
三十四 推原论始 640
了托比·约翰士——这都发生在星期五下午—— 我们共同杜撰出一套故事,骗得佩珀提早摊牌。 我们也预防到万一佩珀不上钩呢,所以在商量研 究这套子虚乌有的典故时,把全部谈话都录了音
……无非是用来证明:并不是真的要逮捕诺克 斯,而是以此作为诱捕真凶的一种手段。
“现在,咱们来看一看,佩珀听了专家讲得 天花乱坠的无稽之谈后,他作何想法。专家的谈 话中,连篇累牍都是些耳熟能详的历史资料和当 时意大利一些艺术大师的名字,还‘津津乐道’两
幅画的‘微妙差别’——当然喽,这一切全都是无 中生有、凭空捏造出来的。这份古代油画的珍 品,从来就是独一无二的——就是利奥纳多的原 本;根本没有那一套传闻;也压根儿没有什么
‘当时的’复制本——诺克斯先生那幅复制品,是 纽约出产的现代油画,任何懂艺术的人一看就能 鉴别出来的:所有那一切以骗攻骗的计谋,全应 归功于我的想入非非……当时,佩珀听到这些话
是出于约翰士这样的权威人士之口,就相信:自 己如要判断出哪一幅是真利奥纳多、哪一幅是
三十四 推原论始 641
‘当时的复制本’,唯一的办法是将两幅画并列着 对比!佩珀一定对他自己说我所要他讲的话: ‘好吧,我无从知道我到手的是哪一幅;是真迹 还是复制本。诺克斯的话是不能算数的。所以我
必得把两副画并排放在一起——要赶快,因为现 在这和查出的这幅,不久就会归入检察公署的档 案中去的,在我手上的时间是不会太长的。’他 必然会想,只要他能把两幅画并列在一起,确定
出哪一幅是利奥纳多原件,他就把复制本归档, 这是万无一失的——连那位专家自己也承认,要 不是两副画放在一起的话,他也识别不出来!
“这一手可真是高明啊,”埃勒里喃喃自语地 说道,“我为此深自庆幸。怎么——诸位都不拍 手称赞吗?……当然啦,如果咱们的对手是个懂 艺术的人,是个审美专家,是个画家,或者哪怕
是个附庸风雅的人,那我是绝不会冒着风险叫约 翰士去讲这个荒谬的故事的;但我知道佩珀是个 道道地地的门外汉,他对这些话一窃不通,只好 照单全收,尤其因为其它的一切都是逼真的——
诺克斯被捕,收监,报纸上大吹大擂,还有伦敦
三十四 推原论始 642
房地产品牌战略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