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曼说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瞬

波尔曼说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瞬

在一个地方不动。他告诉我他为一项特殊的工作接受了几个月的训练: 和一个空降师一起执行他们的第一项任务。他被指派参与这次进攻,但 现在病成这样,他们在最后一刻把他送了回来。
他对整件事的态度还很达观,反正他也不怎么喜欢跳伞。现在是我 利用这个拉肚子事件一举两得的好机会,我问他我怎样才能顶替他完成 这项任务。他传了个信给空军总部,他们派了架飞机来接我,于是我飞
到了一个位于突尼斯沙漠中央靠近凯鲁万[1]的临时大机场,那里停着几 百架运输机和滑翔机,排得整整齐齐,准备出发的样子。
我被带到了公关处的帐篷,碰见了我的伦敦朋友克里斯·斯科特上 尉,他现在是第9空运司令部的公共关系官。我给他讲了我的整个故
事。
“所以你现在还是敌侨,卡帕?还在追粉红头发的女孩?”我给他看 了小粉儿的照片。他看了一会儿,“真不幸,你将在这次进攻中丧生。 我将不得不飞回伦敦把这悲伤的消息带给粉红姑娘。但为了你,卡帕,
我一定会的。”
他带我去见了第82空降师的师长李奇微(Ridgway)少将。将军非 常友好。
“只要你愿意和我的部队一起跳伞并给他们拍照,我才不在乎你是 匈牙利人还是中国人,或者其他什么。你以前跳过伞吗?”
“没有,长官。” “哦,那可不太常见,不过没关系。”
回到帐篷,克里斯跟我说了所有的内幕情况。这次行动的目的地是 西西里。在海岸主力登陆前六小时,第82空降师将在第9空运司令部的 帮助下率先进入目标地区。我们安排在凌晨1点伞降,登陆艇将在拂晓
时分抵达海滩。
克里斯有个主意。我可以待在领航的飞机里用闪光灯拍摄战斗中及 跳伞时的伞兵。我自己不用跳伞,再搭着空运输机飞回凯鲁万。如果我 能拍到第一个跳伞的人,那就等于拍到了第一个登陆西西里的美国人。
我的飞机会在凌晨3点回到基地,我可以马上冲洗出照片用无线电传送 回美国,它们会在整个进攻的新闻之前到达美国。到时候我的照片会和 这条爆炸性头条新闻同时让那些报社震惊。
这个计划在每个细节上都很吸引我,我开始非常喜欢克里斯了。 只过了一会儿,我们就被叫去听战前的任务布置。战略人员向飞行
员和伞兵军官概述了行动的不同步骤。他们说我们到达目标地区时会碰
上大量的高射炮和德军。我们会在那儿“发现自己的灵魂”。在他们确定 每个人都明白该做什么之后,我们被卡车运到了等候的飞机上。
克里斯跟我道别并说他会在机场等我回来。我没有给他小粉儿的照 片,但——为了以防万一 ——我给了他小粉儿的地址。接着我们就出
发了。
飞机上坐着18个伞兵。我由于不用跳伞,就坐在飞机最前面的那一 头,这样就不会挡住待会儿伞兵们跳伞的道儿。飞机上一片漆黑,但是 等飞到目的地上空时,我可以使用闪光灯拍照。到时候肯定会有足够多
的爆炸,我的闪光灯只是这场表演的一小部分而已。
我们穿越地中海的时候飞得很低,飞机摇晃得厉害。机舱里漆黑沉 默。大多数小伙子都在睡觉,或者只是闭着眼。
从突尼斯凯鲁万起飞去西西里的飞机上,1943年7月 美国伞兵即将拉开盟军西西里攻势的序幕
不久我就听见一些奇怪的响动。一些小伙子已经开始“发现他们的 灵魂”,剧烈地呕吐起来。坐在我身边的那个小伙子一直都很安静,但 现在他转向我,问道:“你真的是平民吗?”
“是的,”我回答道。 他又恢复了原先的姿势,但15分钟后他又问我:“你是说如果你不
想来,你就可以不来?”
“对,”但我默默地加上一句,“如果你知道真相就好了。”
他再次安静下来,但这次的沉默保持得更短,“如果你想的话,你 可以今晚就飞回美国,而不是这里?”
“这不是不可能,”我说。 现在他变得很直接了,“你干这活能拿到多少钱?” “1000块一个月,”我撒谎了。 那之后他就没多少时间来想我的工作了。我们“期望中的乐土”在黑
暗中浮现出来,燃烧着的房子和油库把它照亮。我们的轰炸机部队在半
怎么兼职赚钱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