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那么也许在一个非营利或社

儿那么也许在一个非营利或社

大缨子往燕三身边凑了凑,问:“你不是警察吗,怎么做起木工 了。”
燕三绕开大缨子,将撬完钉子的板给老胡:“封宝元馆剩下的,放 后面以后也许用的上。”
大缨子看着燕三:“问你呢! 燕三不搭理她,老胡接着说:“封宝元馆剩下的。” 大缨子不理会老胡,看着燕三,恨得牙痒痒:“行,有骨气。” 老胡点头附和说:“有骨气。”
燕三瞪了老胡一眼:“老胡,没您的事。” 燕三坐到自己桌子后面正视着大缨子,大缨子气呼呼地说:“你以
为我来跟你赔不是呢?” “您又没对不起我,赔什么不是。”燕三翻着白眼看天棚,绷着脸故
意气她。
“那天我被人绑了,担惊受怕一宿,说话不过脑子你也较真?” “较真跟天哥学的。”
“不学点好。” “较真不算毛病。”
大缨子气得跺脚,说:“不管你过不过得去!反正我过去了。”
“那行,我也过去了。”燕三忍不住了,笑嘻嘻地看着大缨子。 “我要不来呢?” 燕三拉开自己的抽屉,取出一只景泰蓝粉饼,然后他又看看老胡,
老胡识趣地拖着木板往后面走去,燕三说:“给你买的。” “什么呀?” “本来早就该给你,小朵出事忘了,那天去你家也没带。” 大缨子神情有点异样。
“不喜欢吗?” 大缨子握着粉饼,为难地开口:“有个事儿……” “什么事儿?”
大缨子说:“明天我就要走了。” “走了?”
大缨子说:“跟我哥去南边,不回北平了。” 燕三愣了半天,大缨子问:“哎?” “粉饼喜不喜欢吧?”
“喜欢。”
“走吧。”
大缨子感到意外,盯着燕三看说:“这就完了?” “你都走了还不完吗?还不如别起这一出呢!“燕三的心情大起大
落,委屈的很。
“那我就真走了。”
燕三不做声。大缨子往警署外挪动,依依不舍地说:“我来就跟你 说一声。”
“小红袄找着了。” “啥!”
“但昨晚让人杀了,是宝元照相馆周老板,照相馆也被烧了,我刚 从那儿回来,就跟你说一声,走吧。”说完,燕三也去了后面,大缨子
一个人呆着站了一会儿,低头走出警署。
金海在自己卧室里撬炕后面的地砖,十七站在院子里,若隐若现地 听见隔壁院子刀美兰的声音。
刀美兰说:“小红袄没找着我不走。” 八青劝着:“小红袄多少年了,谁找得着。” “徐天!” “徐天找不就得了,你犯得上跟这儿耗着吗!”
大缨子匆匆赶回来,刀美兰和八青的声音在胡同里也能听清楚。刀 美兰很坚持:“我跟这儿碍你什么事,这是我家。”
八青怒了:“你不跟金海走,他能把我送回狱里! 大缨子推开刀美兰的院门,撞上刀美兰发火:“合着拿我换你啊!” “金海喜欢你,是你的福气,换不换的多难听。”
“抓不着小红袄,我哪儿都不去,小朵还没入土呢!” 大缨子进来,看着八青意外地说:“你怎么在这儿?” “哟,大缨子呀!”
大缨子说:“你不坐牢了吗?” “你哥把我放了。” 刀美兰气急了:“他自己跑出来的!”
“金爷都没说跑,你来什么劲,人还没嫁给他呢,胳膊肘就开始往 外拐了。”
上海兼职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