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迟钝冷漠只知道读书

个迟钝冷漠只知道读书

E. Ten Hoeve and Mark Z. Jacobson,‘Worldwide Health Effects of the Fukushima Daiichi Nuclear
Accident’, DOI 10.1039/c2ee22019a www.rsc/org/ees
44. Pico Iyer, ‘Heroes of the Hot Zone’, Vanity Fair, 1 January 2012.
45. Hiroko Tabuchi, ‘Inquiry Sees Chaos in Evacuations After Japan Tsunami’, New York Times ,
23 July 2012.
46. Mure Dickie, ‘A Strange Kind of Homecoming’, Financial Times,10 March 2012.
47. Osnos, ‘The Fallout: Letter from Fukushima’.
48. Translated by Hiroko Tabuchi,
http://www.zerohedge.com/article/letterfukushima-mother
49. David Pilling, ‘Japanese People Make Mandarins Feel Nuclear Heat’,Financial Times, 31
July 2011.
第十五章 公民
日本人们不相信政府能够采取恰当的措施来应对辐射,很快,它就 全面丧失了民众的信任。海啸之后,日本领导人的表现使得本就对日本 政治体制没有多少信心的日本民众对其更加不满。一种情绪已经悄悄地
酝酿了一段时间,人们开始相信日本人民比他们的政府更能干也更可 靠,这个国家许多问题的解决办法最好是在政治领域之外进行探索,如 今,这种看法得到进一步的证实。
事实上,自从1990年泡沫破灭之后,民众对这个国家的领导者已经 不再抱有太高的期待。从那以后,在大部分时候,把持国政的自民党仍 然高挂其精心打造的“金权政治”金字招牌,遗憾的是,其中少了重要的
成分:金钱。高速发展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主仆政治的推行已经不像以 前那么容易了。曾经被认为是无所不能、经济奇迹捍卫者的官僚体系如 今让民众大失所望。太多官员暴露出其既不诚实又缺乏能力的本来面
目,民众早就对他们失去了耐心。在小泉纯一郎担任首相,展示其独具 一格的沉着冷静且坚定的执政风格的那5年半,民众对政府的热情有过 短暂复苏的迹象。他的支持者感觉他给这个国家重新注入活力,经济和
政治局面都为之一振,大家也看到了彻底改变的希望。但是,除了这段 几家欢喜几家愁的小插曲之外,大部分政治人物都像走马灯一样频繁登 场又退场,并未激起多少波澜。
不过,2009年发生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变化,或者说,至少看起来是 这样。在自民党把持日本政坛半个世纪之后,由鸠山由纪夫领导的相对 年轻的中左翼政党民主党获得了选举的胜利。东京郊区不起眼的小城千
叶当年夏天举行的市长选举似乎就是日本大选的前奏,在那次选举中, 在野党的一位年轻候选人刻意打出了“年轻、缺乏从政经验,还没有 钱”的低姿态,赢得了选举。紧接着在2009年8月的日本大选中,得益于
民众对一成不变的政坛明显的不信任,民主党轻松胜出。诚然,选民投
票给他们主要是为了将老牌的自民党赶下台,自从小泉下台之后,这个 党一直像是梦游一样在执政。民众倒是并未指望这群新登场的政客能够 做得更好。毕竟,民主党的不少领导成员是从自民党叛逃的。跟长期把
持政坛的自民党一样,民主党内的成员也是五花八门,有社会保守势力 也有自由派,有财务鹰派人士也有支持大手大脚花钱的人,有推崇自由 市场的也有推崇社会主义的,有民族主义者也有国际主义者。
因此,公众对于这个表面上看来非常重大的政治格局改变并没有多 少兴奋之情。大选结果公布当晚,一家外国电视台的记者被派到东京街 头拍摄狂欢庆祝景象,毕竟长达半个世纪的政治独裁刚刚正式宣布终
结。结果他们两手空空地回来了:党派总部大楼外并没有群众聚集,也 没有人鸣笛庆祝,更没有人跳入喷泉庆祝。同志社大学的滨纪子说,选 民在投票的时候,并不是出于什么天真的幻想,这是一场反复衡量之后
的赌博。另外一个朋友还记得2008年巴拉克·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时那 种情真意切的激动,他说,日本人选择了“他们并不相信会到来的变化 和他们根本就不喜欢的领导人”。
不过,至少从表面上来看,民主党确实不孚众望,带来了一些新的 变化。一直以来,民主党都以英国新工党为榜样,几年之前就开始发行 详细的宣言,宣传其政治理念,在一个选举传统更关注个人关系而不是
政治倾向的国家,这是一种不太寻常的做法。鸠山因为他稍显超脱世俗 的行事风格而被称为“外星人”,在得知自己当选为这个国家的领导人之 时,他看起来像是很吃惊的样子。他一点儿胜利者意气风发的样子都没
有,如果你关掉声音收看他的胜选演讲,很可能会以为他其实输了。然 而,他的政府有着雄心勃勃的工作计划。鸠山说,他希望能够像小泉寻 求实现的那样,将政策制定的环节放到公共领域进行,要做到这一点,
就必须先制服那些长久以来在幕后操控政策制定的隐蔽势力。他所在的 政党将会努力清除盘踞在日本政坛数十年的“金权政治”,它还将推行家 庭友好型政策,并许诺将育儿补贴提高到每个月2.6万日元,在当时相
绍兴兼职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