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平刑警本人的真心话要说警察会

是平刑警本人的真心话要说警察会

他们走进了树林,没有一点人声,只听见高 树上的鸟声和蝉鸣,偶尔还看见一只松鼠在树枝 上跳来跳去。这时周如水便兴高采烈地谈起他的 林间学校的计划来。但是他的话忽然被张若兰打
断了。她带了关切的语气问他:“周先生,你这 两天为什么总是闷闷不乐?有什么不如意的事情 吗?”
好像有一瓢冷水对准他的头直倾下来,他的 兴趣顿时消失了。他忧愁地回答道:“家里有信 来,说母亲病了想看我,要我回去。”
“那么你究竟回去不回去呢?”她的声音战抖 起来了,她焦急地等待他的回答。
“我想回去,因为不回去良心上是过不去 的,”他认真地,甚至做出了孝顺儿子的样子答 道,然而他的声音里依旧充满了苦恼。
她觉得希望已经去了一半,自己陷在失望的 懊恼中一时说不出话来。她有点气恼,她怪他有 了这样的决定,事前竟然不告诉她,而且现在说 这句话时也没有一点留恋的口气。
第07章 136
“你已经决定了吗?”她半悲伤半气愤地问 道。
“还没有决定呢,因为父亲要我回去做官, 我是不愿意做官的。”
她本来料想在“因为”之后他一定会说出某样 某样的话,然而现在她听见的只是“做官”。她差 不多带悲声地说:“单是因为不愿意做官你才不 肯回去吗?”
他心里想:“不单是因为不愿意做官,最重 要的原因还是舍不得离开你。”但口里却说,“没 有了。还会有什么原因呢?”
他没有勇气说出实话来。 张若兰站在一株大树下面不走了,她痛苦地
追问了一句:“真的没有别的原因吗?” “当然没有了,”他短短地说。他有点慌张,
他还想说别的话,然而他的嘴不听他的指挥。他 这时候只顾替自己打算,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表 情,也不去了解她的心理,否则他就会明白她的 来意了。
第07章 137
她淌了眼泪。她想换上一个别人,看见她这 样,也会怜悯她,也会对她说真话,但是他站在 那里,似乎一点也不动心。她不觉迸出了下面的 一句话:“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肯说真话吗?”
他惊奇地望着她出神,自己似乎呆住了,完 全不明白她的意思,他还强辩说:“我有什么真 话不告诉你?”不过声音里却泄露了他的悲哀、 焦虑和恐怖。
“我知道你家里有妻子,”这一次她似乎镇静 多了。她记起了她应允陈真的事,便极力压抑下 一切的杂念,以平静的、温柔的心来和他谈那决 定的话。
他起初还想分辩说他家里并没有妻子,但话 未出口又被他咽下去了。他的眼里也涌出了泪 水,他不仅为她而哭,同时也为了他自己的被伤 害了的骄傲而哭。
她看见他哭,她的心也软了,同时她的心里 还充满着对他的爱情。她又忘记了自己,带着凄 然的微笑说:“有没有妻子,这倒不要紧,真正 的爱是超过这些关系的。我爱你,我知道你也爱
第07章 138
我,那么,其余的一切都不会有问题了。”她愈 说下去声音愈低,但是他依旧听得很清楚。她慢 慢地住了口,就好像她把话放到远方去了似的, 那余音还在空中飞舞,还在他的心上飞舞。她的
眼里现出了悲和喜的泪光。她的脸上起了一层薄 薄的红霞。
他听了这些连梦里也不曾听过的温柔的话, 脸上顿时发起光来,他走近她一步,惊喜不堪地 说:“若兰,你真的这样爱我?你的爱真超过那 一切的关系吗?”他想伸过手去搂她,但是他的
手马上发起颤来,它们不敢动一下。他除了说话 而外,并没有什么举动。
她温柔地、爱怜地望着他,声音清晰地答 道:“是,我为你可以牺牲一切,不过总得使你 做一个有用的好人。”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惊讶地问道,声 音抖得更厉害,仿佛那就要到来的幸福在戏弄 他。
她望着他笑了笑,用她的柔和的眼光爱抚他 的脸,然后说:“这就是不赞成你回去做官,而
第07章 139
且帮忙你把现在的生活方式改变过,要你好好地 振作起来……你的一切,你过去的一切,陈先生 昨天都告诉我了。”
星期天兼职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TEL